*** “娘,这是我买的包子,你吃几个吧。”

李妙这句话的时候,下意识的咽了水,李夫人看出来李妙应该还没吃饭,不过她没有管她,而是接过包子进屋子里。

晚上屋子里有些冷,被子很薄还泛着潮气,李妙肠子都悔青了今天要是收了宋晚书的钱该是有多舒服啊。

三天一晃而过,宋晚书带着魏清月他们已经前前后后在这几天里将酒楼重新打扫了一遍,干净了不少。

纱幔都换成了新的,酒楼内部的地面部重新拖了一次,今个儿要忙活的是将酒楼后面的院子冒出来的杂草除去,这个任务就交给了赵家的三兄弟了。

“公子,今个儿心情好出来画画吗?”

赵德他们拿着镐头翻地,看见宋晚书搬了个桌子和椅子坐在不远处研磨准备画画,好奇的嚷着问她。

宋晚书仰头看了一眼明媚的天空,叹了一声,“是啊,看你们最近太闲了,所以打算将这后面的布局重新倒腾一下。

“啊?公子你想怎么倒腾?”

赵德有些绝望的问着,他和赵彪赵武不一样,他是那种能闲着绝对不想干活的那种人,所以宋晚书出了倒腾两个字,吓得他心肝颤。瞧着他那样子,宋晚书坏心思涌起了一些,摸着下巴打量着赵德几眼,“当然是往那种变态的方向倒腾了,到时候把这院子里不好看的树都给我移走,分颜色和季节重新载重,里面盖上亭子,分别种上那种

颜色鲜艳的花树。”

宋晚书脑海里面幻想着未来的格局,亭子里面挂上不同的帘幕和柱子串起来的帘子,再放上棋盘还有一些娱乐的东西,对了,在里面再装一个可以共闺阁姐和那些闺中妇人化妆的台子。

元气少女俏皮哪咤头发型露齿微笑皮肤白皙写真图片

让她们可以出来有地方讨论自己的化妆心得,到时候她在设计几个花钿妆挂在里面,啧啧,光是想想都是一种情调了。

赵德憋屈的满脸的不愿意又不能违背宋晚书的话,一听就是十分难做的活,诶

认真画画的宋晚书一般是不话的,一个上午她就坐在原地画草图了,还细心的将大概地尺寸和想法标注在了一旁。

中午魏清月他们做好饭,宋晚书抬起袖子擦擦额头上的汗,起身拖拉这麻掉的腿进了楼里面吃饭。

饭间,宋晚书问班公,“公,这几天账本有没有处理好?”

“嗯嗯,已经处理好了,但是我下午还要在最后看一遍,看看有没有出错的地方。”

班公做账本很细致,相处了这么久,大家都和亲人一样,宋晚书对他们几乎是完相信的,尤其是班公。

“好的,那你处理完了给我看看,我要依照咱们剩下的钱去规划后面的路。”

“好。”

完账本,宋晚书脑紧接着就被下一项任务给填满,她将目光对准了王大虎和陈超,“你们两个下午看看能不能联系上以前的厨子了,这次,你们看能找回来几个。”

宋晚书道现在一筷子都没有动过,主事的就是这样,不用跑来跑去,却是其中最心累的,陈超往嘴里扒了一饭,含糊不清的应道。

“主子,那你这次难道不怕发生上一次的事情了吗?”

话里的意思是,上一次投毒的就是厨子,这次要是再出了事情可怎么办?

宋晚书笑了一下,“陈超你这个问题问得好,你看就是谁愿意回来就行了,这件事情本公子早就有了对策,这一次我们牡丹楼在开业,难免会有百姓忌惮上一次的事情。

要打消百姓的不信任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班公,“看管好人手。”

赵彪,“那就我来看来管了。”

“”

面对这个棘手的问题大家都挺积极回答问题的,不过这里面并没有另宋晚书心仪的。

“公子你快,你有什么好办法?!”

怎么都不行,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宋晚书没有卖关子,她笑的阳光明媚的,“你们的放发都不够直接,菜会让人下毒是我们盘查的力度不够,等酒楼再一次开业,赵德你去抓几个老鼠来养起来,专门试菜品还有调味料的安度,厨子一定要

确保所有菜品无毒才可以用。

而厨子做完菜,要让他们自己端上去,他们端上去了当着客人的面尝试一下。”

“可是公子”还有人想要什么,不过被宋晚书举起的手给拦下了,“等等,你们先不要激动,这个办法使用一段时间,等那些百姓接受了就可以了。

根本不用长时间的去用。”

“当然,后面试毒这一关不能没,我不允许再有第二次在我们牡丹楼出现人命案,到时候就算大家都知道我们牡丹楼是无辜的,也没有胆子在过来了。”

“是,公子请放心,这一次我们一定会严加看管的。”

“公子,那个外面”

他们就是坐在大堂里面吃饭,刚好对着外面的门,王大虎一抬头就看到了门旁边站着往这边望进来的人,他感觉那人是在纠结要不要进来呢。

大家都往外面看过去,宋晚书笑了,这人还能是谁,不是别人正是三天前才见过的李妙。

“公子,是李妙,我要不要出去接他进来。”

班公见过李妙,一眼就认出了他。

宋晚书抬起手组织了班公动作,“不可,他来我可没打算让他享福,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我要是给了他活你们也不准放松,谁都不要出去,要进来就让他自己进来。”

班公大概也猜出了宋晚书一些心思,嗯了一声不在动作,而是视若无睹的端起碗继续吃饭了。

“公子,那人是谁啊。”

赵武眼巴巴的看着,没见过的人啊,怎么得了公子如此大的关照?

宋晚书还没吃饭,的差不多了闻着饭菜香动了食欲,拿起筷子夹起菜往嘴里赛去。

“就是那位因我受害李大人家的遗孤。”“咳咳,这么大了被称为遗孤,我听着好别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