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门修士里存在那些温室里的花朵,面对在残酷世界生存的山野修士,的确可能会被反杀,但能够被反杀的山门修士绝对是少数,能够入山门修行的人,资质多数高于山野修士,他们败得绝不是实力。

山野修士可以把同境的山门修士坑死,但绝对没有正面匹敌的力量。

尤其是跨过四境门槛的修行者,妖孽人物自不必提,而在不惑之年才跨过四境的山门修士,也是经历过很难熬的阶段,山野修士丰富的作战经验并不能起到绝对无敌的效果,只是相对有些优势罢了,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些优势也是微不足道的。

毕竟山门修士修习着强大的神通,山野修士的手段很难施展得出来,翻掌间就会被灭杀。

例如拿着木棍,就算耍出了很多花样,也没办法跟锋利的斧头对砍,最终只有木棍被劈成两半一种结果。

当然也不能否定,斧头生锈且斧把枯裂,导致和木棍同归于尽的可能性,但那种情况终究只在意外的时候才会发生。

世间没有绝对的事情,但有多数和少数。

占据多数的自然便是人们认可的真理。

而在修行世界,越境杀敌的确是很稀有的事情,越境挑战和越境杀敌可是不同的两个概念,前者是具备和强者勉强一战的实力,后者是有实力反杀强者。

便如曾经在南城门外,萧知南在诸葛旦的五境气场下拔剑,便是越境挑战的情况,但也仅仅是如此,她依旧败给了诸葛旦。

李梦舟越境击败陆长歌,也是同样的道理,他是依靠着强悍的体魄,在陆长歌尚未真正发挥出实力前,将其击败,其实并不具备杀死陆长歌的实力。

而在玄政司的大牢里之所以轻易便将陆长歌杀死,除了陆长歌心神面临崩溃外,也在于玄政司大牢有对囚犯压制的阵术,让得陆长歌根本没能力反击。

文静优雅女生温柔气质私房照

山野间除了少数的老家伙外,在同境的层面里,基本上都是弱于山门修士的,李梦舟能够半只脚跨过四境门槛来击败陆长歌,那么面对和陆长歌同境的山野修士,李梦舟的胜算也会更大一些。

最关键的还是那隐藏在鬼头坡的四境野修,到底是在四境门槛里的哪个阶段,如果境界相差太大,李梦舟也只有逃之夭夭的份儿。

在没有确定这一点前,李梦舟不可能不战而退,哪怕他信奉着打不过就跑的原则,但属于剑修的骄傲,也只有先打过,才能决定要不要跑。

……

枝繁叶茂的山林里,荣捕头率领着数十名勇武的捕快,以最快速度朝着鬼头坡接近着。

突然间,荣捕头停下脚步,伸手让一众捕快原地待命。

他仔细聆听了片刻,沉声说道:“来者何人!”

萧知南出现在了荣捕头的视线里,她很随意的瞥了一眼,说道:“鬼头坡那里很危险,你们最好原路返回。”

荣捕头认出了萧知南,他当即拱手说道:“姑娘可是北燕剑庐的人?”

萧知南微微蹙着眉头,说道:“你认得我?”

荣捕头微笑着说道:“我自然没有资格认得姑娘,但山河镇里出现了很多修行者,作为官府在职人员,当以保护百姓安危为己任,但我们没有实力跟修行者对着干,都城方面来信,说是山河镇里有人能够协助我们,而且是一男一女,想来其中便有姑娘了。”

萧知南有些意外的说道:“都城怎会知道我在山河镇?”

荣捕头说道:“不知道姑娘有没有听说过天枢院,天枢暗探无处不在,想要弄清楚姑娘在何地,应该也不是很难的事情。”

萧知南有些恍然,虽然姜国年轻一辈的修行者以不同的路径朝着天弃荒原出发,但沿路必定都有天枢院暗探及时汇报给都城情况,能够知晓他们在山河小镇里,的确不是什么难事。

话虽如此,但萧知南还是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荣捕头大概也察觉到了萧知南的一丝不喜,说道:“天枢院的眼睛有很多,目的只是在于更好的保护百姓不受威胁,或许在山河镇的暗探并非刻意,只是他们就在这里,然后看见了你们罢了。”

“对于王朝而言,安插探子是很正常的事情,我相信姜国境内也有北燕的眼睛,但这些眼睛不够资格去监视修行山门。”

他很清楚姜国和北燕的关系很紧张,相比来自北燕的萧知南,他更加信任离宫剑院的七先生,但北燕的修行者不一定就会和北燕朝堂存在瓜葛,毕竟北燕的规矩和姜国不同。

强大的修行山门是完全能够和北燕皇室平起平坐的,甚至超越北燕皇室,而姜国对修行者稍微有些制衡,因千海境的存在,修行者需要朝堂,朝堂也需要修行者,便不存在谁奴役谁。

正因北燕有着这种局势,只要琅嬛剑庐和北燕朝堂是分立的,那么就算萧知南是燕人,姜国也不会把她当做敌人,但多注意一些,也是很有必要的事情。

荣捕头说道:“林展鸿林少爷也来到了鬼头坡,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希望萧姑娘能够保他安全,我会将他带回山河镇。”

萧知南眉头紧锁,她回头看向某个地方,说道:“他那里很安全,没有人会在意他,这样也好,让他深刻明白自己和修行世界的区别,也就不会有那么多妄想了。”

……

将手里的刀紧紧握着,陈辰很是不安的看向李梦舟,小声说道:“李先生,这样真的没问题么?”

李梦舟把身后背着的乌青剑取下来,说道:“如果你感到害怕,就乖乖站在我身后就好。”

有鲜血滴落在地上,格外醒目。

他微微抬头,鬼头坡里虽然遍地枯木,但有些枯木上还剩下一些枯叶,在野修们厮杀时,鲜血喷溅出来,让得那些枯木叶也染成了红色。

李梦舟看着这副光景,没有表露出任何的情绪,神色依旧很平淡,他注视着前方在厮杀的几名野修,朝着陈辰等人招手,说道:“我们绕过去。”

他当然不是惧怕,而是要找寻那名潜藏在鬼头坡里的四境修行者,这些野修如何,他没兴趣掺和。

便在他们又行进了一段路,紧紧跟着陈辰的他那两位好友却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陈辰被吓了一跳,连忙转身压低声音道:“怎么了?”

“你们看那是什么?”

陈辰的目光扫视过去,也是面色大变。

在野草丛里躺着一个人,露在外面的一条手臂很是干枯,便好似随处可见的枯木,若不仔细观察,很可能会被误以为只是一根断裂的枯枝。

李梦舟行上前去,用乌青剑扫开野草,露出那个人的全貌。

他的目光微微有些惊色。

那是一具干尸。

他不动声色的观察了一下附近,并未发现其他干尸,而陈辰小心翼翼的用刀背触碰了那具干尸一下,转瞬间便化作飞灰。

“这到底是什么?”

陈辰显然不能理解,虽然鬼头坡有不少尸体,例如就吊在枯树上的尸体,但那种尸体和野草丛里的干尸还是很明显不一样的,而且轻轻碰了一下就变成一堆灰烬,这也很不正常。

李梦舟没有说话,他认真思忖着。

他曾经见过这样的尸体,那是被山外人强行掠夺气海灵元,且把灵元掠夺的半滴不剩的情况下才能造成这种现象,而且这具尸体很‘新鲜’,虽然已经干枯,但尚有气息未散尽,并不是说人没死,而是修行者特有的气息就算在人死后,也能够被感知得到,之后才会在有限的时间里消散。

这说明,人死亡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应该是刚死不久。

鬼头坡里有山外人!

是那个有可能跨过了四境门槛的修行者?

李梦舟的神情变得有些凝重。

如果是四境野修,他尚且能够一战,但若是山外修士,以他们在同境里无敌的特性,恐怕将会是大麻烦。

“但山外修士也会对那种能够帮助修行者破境的灵物感兴趣?”

李梦舟有些费解,山外人修习着那种掠夺其他修行者的灵元来变强的术法,本身便相当于是那种能够帮助修行者破境的灵物,只要他们掠夺足够多的气海灵元,便能轻松跨过让修行者们投门无路的壁垒。

根本不需要找寻破境的契机,只要到了时候,自然就能跨越过去,但毫无疑问,他们所需的气海灵元必定也是极其庞大的,且修为境界越高,所需要的气海灵元也会越多,但世间修行者那么多,完全足够他们去掠夺。

李梦舟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念头。

或许那所谓能够帮助修行者直接破境的灵物本身就是虚无缥缈的东西,那只是山外修士的阴谋,散布谣言,吸引着那些野修蜂拥而至,而山外人只需要在山河镇等着,就能得到源源不断的气海灵元。

虽然山外人多数头脑简单,可只要跨过四境门槛,他们便会重新懂得思考,明目张胆的掠夺修行者那是很愚蠢的行为,而如果躲在暗处,让修行者自己找上门来,无疑会是最安全的。

但四境的山外修士也只是懂得了思考,依然很难压制心底的欲望,能够想出这种计策,也是很匪夷所思的事情,只有五境门槛里的山外人才具备这样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