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兰婷看到千落的那一刻,脸色突然间就变了。这个讨厌的女人,就是化成灰她也认得。

“兰姑娘,幸会!”看着兰婷脸色难看,千落挑了下眉头,这是还惦记着梅清呢?

“千姑娘,你和我姐姐认识?”兰静看了看自家姐姐,才扭头看向千落,一脸诧异的开口,姐姐才到家没几天而已!

“认识谈不上,有一面之缘。”千落勾起唇角,“我和你姐姐的相遇好像不怎么愉快,虽然有幸住在一个客栈,但是我却遭遇了偷马贼,丢了一匹千里马?”

“真的么?”兰静讶异了下,直接看向自己的大姐,这么说大姐也见过千姑娘的夫君了?

“是有过那么一面之缘,她们丢了马儿,我和哥哥帮忙,还惊动了衙役,可惜人家不领情。”

兰婷看了眼千落,眼中闪过恼怒,至于那匹马,她和大哥更是窝火,别说马没得到,连派出去的人都丢了。

到头来,自己鸡飞蛋打,什么好处都没捞到。最后哥哥分析,说是哪里出了岔子,既然得不到,就算了。

但是她总觉得整件事儿太诡异了,只是苦于没有证据罢了。现在看着千落出现在阜成,不知怎么的,她总觉得哪里不对。

想到这里,兰婷看着千落,神色倨傲,“你来阜城做什么?这个花店你是你开的?”

“兰姑娘说话真有意思,阜城我来不得么?”对于兰氏兄妹,千落很无语,这都什么人家教育出来的儿女,男的眼皮子浅,是个偷马贼,女儿看见人家的男人走不动,还真是一家奇葩。

听着自己的问话被顶回来,兰婷心里窝火,但是她也知道有些话不能说的太过,

嘟嘴卖萌女孩纯真的样子

“来是当然能来,千姑娘来阜城不会只为了开这个花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