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承安此时难堪不已。

换做以前,他早已掉头走人,可此时不是当初,他也不容许自己再那样不懂事。

“将来施家是我做主,我答应你,只要我能做主施家的事务,一定跟白家切断联系,力恢复我们两家以前的关系!”

“就算你不帮我,这件事我也会做的,只是,我这次是万般无奈,想来想去,只有你能帮我了。”他言辞恳切。

千缈垂眸,手指摸着怀里的猫儿缓缓说:“当初你与林文雨结婚是为何?”

“当然是因为唐家施家结盟,要我联姻加固关系!”

“那为何出嫁的,却是林家女?”

“是因为林文雨说不这样做,以后她那亲弟弟出了事就不会救人,所以唐伯才会卖她这个面子。”

千缈看向他:“他们之间有凭证吗?”

“凭证?你是说……林文雨答应一定会换肾给弟弟的凭证?这个的话,好像是没有,而且,这种事要了凭证也没有用啊,如果本人不愿,按法律来说,是不能强求的。”

千缈看着他的眼睛,唇角浅浅一牵:“那你觉得,林文雨会给吗?”

这么一刹那,施承安脑子突然闪过了一抹光芒。

清纯校花明眸皓齿笑容烂漫美图

犹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

是啊,林文雨这种性格,肯定是不会答应换肾的,这样一来,唐逸不但不会再继续帮她,还会大怒。

现在,只要让唐逸意识到林文雨不会答应乖乖换肾就行了!

“谢谢你提醒!!”他快速站了起来,往外跑去。

跑了几步,又折回来说:“我带过来的那些补品很有用的,你要是需要,再跟我说一声就是!”

千缈挥挥手,没说话。

施承安嘴角挂着笑,跑出去了。

这边,封弦拔杆而起,掉起了一条大鱼,是一条肥嘟嘟的草鱼。

千缈扒开头发低头看桶里的鱼,道:“明天红烧你。”

封弦打趣:“这样吓唬它,吓死了,明天吃着就不新鲜了。”

他将挂好鱼饵的杆子放回池塘里。

千缈却说:“它傻,才不知道红烧的意思。”

“你怎么知道它傻?”他温声问。

“不傻又怎么会主动咬钩子给你钓上来?”她说得头头是道。

手指还点了点草鱼的脑袋,弄得它呲溜游开。

不一会儿,封弦聊了一件正事儿:“唐逸在调查你母亲,这件事知道吗?”

他的语气很悠闲。

千缈面色一顿:“他调查这个做什么?”

“两年前你母亲的坟墓被挖开,是他做的,之后他就一直在派人寻找你母亲。”

千缈正襟危坐:“难道我妈没死?!”

封弦按住她的手:“别激动,我就是怕你太激动才犹豫着要不要说,当初妈火化,你在场吗?”

她摇头:“没有,我赶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葬结束了。”

“别多想,或许是他多心,若是她还活着,怎么会舍得这么久不来看你。”

千缈慢慢静下了心,“也是,这么久了,我再也没有闻到她的气味,再也没有。”

封弦后悔提起这件事,“明日我陪你去看看她,嗯?”

她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