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王八蛋,本小姐真想嫁给那大色狼,让三大家族从此衰败,还敢派人来杀本小姐,真是胆大包天!”

路上,小雪还是气不过,不止一次的说要嫁给城主府少主,报复三大家族。

无缘无故被人列入暗杀行列,换成是谁, 都会十分的气愤。

要知道,小雪自己也是受害者,她也不愿意嫁给城主府少主。

正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小雪才会更加的气愤,越想越气。

如果不是有沐天在身边,这小妮子一下想不通,还真的有可能就做出傻事,嫁给城主府少主了。

倘若城主府少主会真心对待小雪,那也就算了,万一他只是一时爱慕呢?

为了复仇赌上自己的终生幸福,那是十分不可取的。

“行了,你别想那么多了,不就是区区三个不入流的家族吗?为了他们毁了自己的一生幸福,根本不值!”

“对了,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沐天看着小雪,边御剑边问道。

“小雪也不知道,反正这武阳镇,怕是不能回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牛仔背带裤妹子草莓园俏皮写真唯美动人

小雪愣了一下,随后回道。

“小雪师妹,你现在什么到别去想,努力修炼就行,只有自己强大起来,才不会被人欺负!”

沐天拍了拍小雪的肩膀,安慰道。

“嗯嗯!小雪听天师兄的,日后一定发奋修炼,争取像天师兄一样,成为白虎宗内门弟子!”

小雪说完,沐天白眼的瞪了小雪一眼,说道,“瞧你那点出息,就不能有远大一点的抱负?内门弟子算得了什么?”

“你最起码得先把白虎宗核心弟子列为自己的目标吧?”

小雪点了点头,回道,“天师兄教训的是,小雪一定把核心弟子定为自己的奋斗目标!”

言罢。

小雪凑了上前,微笑的看着沐天,问道,“天师兄,能不能告诉小雪,你的奋斗目标是什么?”

沐天回头看了小雪一眼,愣了半天,这才开口道,“我的目的是什么,我自己都说不清楚,太多太多了。”

“不过努力修炼,不断变强,这是我永远不变的目标。”

…………

一路上,沐天两人有说有笑,也没遇上什么麻烦,平安返回白虎宗。

返回白虎宗后,沐天与小雪分开,沐天回内门向阳峰,直接往药园走去。

“徐兄,药老,我回来了。”

一进入药园,沐天便大声呼喊起来。

重新回到药园,沐天无比的激动,有种想要和徐毅和药老一醉方休的冲动。

“咯吱!”

听到沐天的呼喊声,很快药园大殿门便被人打开,徐毅的身影出现在沐天的视线之中。

“我擦,沐兄回来了,你可想死我了!”

一看到沐天,徐毅立马冲了过去,张开双臂,与沐天来了一个拥抱。

“行了行了,药老呢?”

拥抱了数息,沐天推开徐毅,询问道。

“他啊?说到他,我就来气,哼!”

沐天一提到药老,徐毅便怒气爆发,往旁边的石凳走去,一屁股坐了下来。

沐天跟了过去,坐了下来,笑呵呵的看着徐毅,说道,“徐兄,药老他怎么了?哪招惹你不高兴了?”

“哼!这老东西,要是他敢回来,我非收拾他不可!”

徐毅猛然一掌拍下石桌上,随后继续说道,“沐兄你是不知道,你离开后,这老东西居然也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不见了踪影。”

“为此,我特意去找了内门长老,可长老说不知道药老去向。”

“接着内门长老居然让我去打理药园,搞的我每天腰酸背痛,连觉都睡不好。”

“我就不明白了,他一个药仆,去哪不应该说一吗?这一声不吭就走了,到现在还没回来,把这里当他家了,可把我坑惨了。”

“…………”

徐毅喋喋不休说了一大堆,各种抱怨各种埋怨。

听完这些,沐天愣了一下,随后问道,“徐兄,你的意思是我离开后,药老也跟着不见了?”

“对!要不是他只是一个药仆,我还以为他跟着你一起出去了呢!”徐毅回道。

“跟我一起出去?”

徐毅说完,沐天摸着下巴,沉思起来。

“沐兄,这老家伙该不会真的跟你一起出去了吧?”

听到沐天的嘀咕声,徐毅立马凑了上前,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

被徐毅打扰,沐天从沉思中退了出来,而后摇了摇头,“徐兄你想多了,药老一大把年纪了,又没有功力,我出去做任务,要是带着他,岂不是多了一个累赘?”

嘴上沐天这么说,心里却不是这样想。

沐天在想,那天在万兽森林救自己的老者,会不会就是药老?

沐天一直感觉药老高深莫测,不应该是凡夫俗子。

再来做任务是药老叫自己去的,月半谷也是药老告诉自己的。

加上自己一离开药园,药老紧跟着也消失,至今还没回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吻合。

似乎一切证明都告诉沐天,那天在万兽森林救自己的,很有可能就是药老。

“不对啊,这声音这身板,似乎不太像药老啊?”

沐天回想了一下当天在万兽森林的情况,又觉得那老者不太像是药老。

想到这些,沐天十分的后悔,后悔当初自己没有走近一点,看看老者的尊容也好。

不过这老者似乎有意不让沐天靠近,所以沐天没看到这老者尊容,也是情理之中。

“沐天,你在想什么呢?神神秘秘的?”

见没人一直撑着下巴沉思,徐毅拍了拍沐天肩膀,说道。

“没什么?我在想药老去哪了,是不是家里又发生什么事了,所以这才不辞而别!”

沐天摇了摇头,回了徐毅一句。

“管他去干嘛去了,你刚回来,不如我们今晚一醉方休如何?我这里刚好有几坛好酒。”

“兄弟我正有此意,哈哈哈……”

当晚。

沐天和徐毅两人在药园外小树林抓了几只野兔,美酒美味吃喝了个烂醉,两人就在小树林醉睡过去。

喝醉后,那个噩梦再次出现在沐天的梦里,一遍一遍反反复复播放着。

也不知道这个噩梦在沐天梦里连续播放了多少次,一直持续到第二天下午,沐天这才被噩梦惊醒。

“这个梦又出现了,好奇怪,难道有什么暗示吗?”

嘀咕之时,沐天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身上,到处都是湿漉漉的,全身都是汗水,就跟淋了一身雨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