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在半山腰的乱石滩中,霍萤正在和自山下赶来的胖大和尚缠斗。

只见霍萤身手敏捷,翩如惊鸿,矫若游龙,绕着这个胖大和尚不停进攻,长袖翩翩,但是偏偏又紧绷着雪白的小脸。

相对来说,在中间经受攻击的和尚看起来就要轻松地多,他一边挥舞着袖子格挡霍萤的攻击,一边还有闲暇开口:“女施主,你这游龙明雪功的火候不错啊,看起来要比那个姓范的还要强出不少。”

在这个大和尚开口的同时,不发一言的霍萤一脚踢中了他的膝盖,然后双脚连环,迅速从膝盖踢到大腿,再从大腿踢到小腹,一直踢到胸口的时候,才被这个大和尚伸手一拳轰出,将霍萤震出两丈。

霍萤在空中一个空翻稳稳落地,稍微喘息,但是目光一直冷清望着面前朱红袈裟的胖大和尚。

而这个胖和尚之前受了霍萤差不多十来记踢击,但是此时依然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他拍了拍身上的脚印,然后将手放在鼻子下用力嗅了嗅:“真没有想到,女施主身都是香的,连鞋子都这么香。”

霍萤冷冷望着对方,轻轻咬住嘴唇。

“你不是我的对手。”和尚看着霍萤静静说道:“把药方叫出来,然后乖乖回去配药。”

“这样,你还算有利用价值。”

“否则,等到洒家将你身关节都扭断之后,你就是一个没有办法动弹的冰美人,到那个时候,你知道什么就得给我吐出来。”

霍萤看着这个和尚,静静摇了摇头。

“你不知道我很会用毒吗?”霍萤这样说道。

清纯美女简单T恤穿出不一样的美

和尚哈哈大笑:“你以为洒家来找你,是一点防备都没有的吗?”

霍萤没有笑。

她一直都是面无表情的样子,说话的时候也不代表什么情绪的起伏。

“你刚才说,我的鞋子很香。”

“你有没有想过,我的鞋子为什么会那么香?”

霍萤看着大和尚,声音淡淡。

而这个大和尚则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

他身颤抖了起来。

“你……”和尚颤声说道。

“百花香。”霍萤静静说道:“你已经输了。”

霍萤只说出了她用的毒的名字,就已经宣判了这个和尚的死刑,和尚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他拔下腰间的朱红葫芦,往嘴里连灌了几大口酒,酒香在这山间弥漫开来。

霍萤摇摇头,一步一步向着和尚走去。

和尚的表情,也从最初的狂喜,逐渐变成了不可思议与惶恐:“怎么可能?”

他一边往嘴里灌着酒,一边惶恐说道。

“你的六阳酒确实可以解很多毒。”霍萤看着这个大和尚的脸:“但是百花香不包括在内。”

这样说着,霍萤继续向前,箭步,几乎瞬间就来到这个大和尚面前,对方挥掌向她打来,但是动作却说不出的怪异和绵软无力。

霍萤轻易就避开大和尚的这一掌,但是并没有直接攻击,而是侧身,背对着大和尚撞进对方怀中,同时屈肘,借着撞击的速度,将整个身体以肘尖为中心正中大和尚腹部。

那一瞬间,大和尚就如同被重重一脚踢起的皮球一般,向着后方直接飞了出去,然后再重重砸在乱石堆中,尘土飞扬。

霍萤转身,继续一步一步向着大和尚走去。

既然来了,那么斩草需除根。

而这个时候,大和尚却躺在乱石堆中哈哈大笑起来。

一边笑,一边咳出一口鲜血。

霍萤一步步走向他:“你为什么笑?”

“我笑你毒术明明那么高超。”大和尚看着霍萤笑得撕心裂肺:“但是用的毒都是这些软绵绵的不能杀人的毒。”

他是真的笑得撕心裂肺,因为霍萤的百花香破了他的护体真气,那一记肘击,更是直接攻击了他的五脏六腑。

现在他还敢这样大声笑,其伤势本身就牵动着他的肺腑,说是撕心裂肺一点都不为过。

于是在一边笑一边咳血。

霍萤的脚步没有停:“我是医生,不做杀人的药。”

霍萤说的平静但是坚定。

“所以就为你那妇人之仁的迂腐付出代价吧,女施主。”大和尚这样笑着,然后开口喊道:“道友!你真想给我收尸吗?”

大和尚的话音未落,就看到一根精钢的拐杖从远处飞来,直击去走向大和尚的霍萤,霍萤原本就在神贯注周围的动静,看到这根铁拐杖飞来,神色一变,随即合掌推出。

她的肉掌与拐杖相碰,但是却丝毫抵敌不住拐杖中所蕴含的大力,整个人被铁拐杖击得向后飞出,而拐杖也同样止住去势,向后弹起,然后落到一个鹤氅道士的手中。

鹤氅道士拄着拐杖,一步一步蹒跚走来,一边笑骂道:“你这大和尚,平时吹牛一个顶几个,但是一到手底下,就变成了脓包软蛋。”

朱红袈裟的和尚躺在地上勉强站了起来,不过身真气依然无法运转,他笑骂道:“你嘴上说的轻巧,这小蹄子武功不怎么样,用毒倒是一套一套的。”

“你快去把她打晕了我们好回寺庙。”

“洒家已经想好了几百种手段,来好好炮制这个小蹄子。”

“你这淫僧。”这位鹤氅道士正是青云道人,他笑骂一声,同时自己也向着霍萤被打飞的方向一瘸一拐地走了过去,别看他走路样子行走不便,但是行程却极快,就好像他刚才掷出拐杖来伤霍萤,但是拐杖飞回来的时候,却能够正正落在他的手中,这可不说明他力道之巧,而只说明他轻功之高。

而霍萤这边,她的武功本来就是胜在轻巧灵敏,尤其是那灌注身力道的必杀一击,但是眼下硬碰硬却是她的弱项,此时被飞来拐杖所伤,倒在地上,一时间感觉身酥麻无力,竟然连爬都几乎爬不起来。

不过看着那个鹤氅道人向着自己这边走来,霍萤的表情依然不见多少惊慌神色。

她只是静静看着对方,不言不语。

“除了冷一点之外,真是一个标致的可人。”青云道人看着霍萤啧啧称赞道:“真不知道为什么范若闲都跑了,你却依然还留在这里。”

这样说着,青云道人举杖向着胸口要穴点去,而正在此时,一道黑亮刀光向着青云道人砍去。

“你这妖道,吃我一刀!”

盛君千的声音随着刀光一起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