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周末这两天,叶梵就白天在店里帮忙,不忙时复习功课,重点把学习过的英语单词都给背起来,还有语文,也是她的弱项,不过现在,起码保证该背的她都能记得住。

晚上就接任务出去赚功德点,或是打坐修炼,她发现只要修炼,即便一晚上不睡,隔天起来也能精神奕奕,虽然如此,她自认还是个凡人,能挤出点时间睡觉就赶紧往床上躺,没有什么比躺被窝里睡觉舒服。

至于李巧静的案子,官家没有透露一点消息出来,倒是八卦传了不下十个版本,叶梵听着没一个靠谱的,也多次以伪灵体在小区四周搜寻,依旧没有找到她的灵体,yy010也一直没有回她消息。

有时她都想打电话给楚一尘套套话,但想到他做法医的,应该有什么保密原则,便没有去打扰他。

星期一,叶梵终于重新背起书包回学校,当站在熟悉的学校门口,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可不就是隔世吗,她都死活走了一遭了。

海城一中是重点公立高中,当年中考,叶梵在她大姐地狱式的压榨下,超常发挥吊着车尾灯上了一中,也是在这里重遇了曾经的邻居,小时候的竹马谢俊一。

那两个渣男贱女,自从她重生醒来后,就没再见过,听她妈妈说,两人被她突然的诈尸吓得精神失常好几天。

“谢俊一,何莹莹,我回来了,你们,准备好了吗?”

此时正是早读时刻,叶梵背着书包从前门走了进去,整齐的朗读声顿时停了,班里的同学集体向她投去目光,若是以前,她一直羞得满脸通红,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但是此时,她背脊挺直如青松,淡定从容地面对一双惊讶探究的目光,原本一直散开的中长直发梳起,在脑后绑成马尾,露出光滑饱满的额头,一双幽深的黑瞳如点漆,华光内敛。

“叶……叶梵。”带早读的班长廖成文坐在讲台后,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叶梵,发出惊呼声,下边的同学指着叶梵也惊呼起来,随后就发出各种惊叹声,看着叶梵的目光就像在看什么珍奇动物。

死而复生耶!多么神奇的一个词,他们一直以为只存于神话,现在见到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能不稀奇吗?

居家清纯美女扮女仆

叶梵对着班长廖成文点了下头,然后提着书包无视激动的同学,缓步走回自己的座位。

刚一坐下,同桌王雅就迫不及待地拉着她的手臂,激动问道:“叶梵,叶梵,你真的死了又活过吗?哇,好神奇啊!”

“对对,叶梵,你死的时候有什么感觉?”

“人说死后会见到黑白无常,你有见到吗?是不是跟电视里演的一样?”

“听说死而复生的人跟平常人不一样,能见到常人见不到的东西,是不是真的?”

“小说里都写了,重生的主角都会附送空间啊,异能什么,叶梵,你是不是也有空间了,说啦说啦,我们都会帮你保密的,听过就算,绝不会传出这间教室。”

……

王雅起了个头,前后左右的同学也双眼发亮地盯着叶梵,发出心中的疑问,一副他们已经憋了许久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