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听闻这金丝茶可是你的最爱,不知道我泡的味道何如?”

秦风嘴角微微一扬。

让外边这帮人好好等着。

毕竟自己已经有五年多的时间没有见到这丫头了,自己得跟对方好好叙叙旧。

而且这凡是都得慢慢递进,这一下子说自己其实是风盟盟主,这妞怕是承受不住。

“这味道倒是恰好合适,只不过风少是从何处知晓我喜欢喝着金丝茶?”

这是她和风哥哥的秘密,对方是怎么知道的?

风哥哥喜欢喝茶,当时自己也随了对方的爱好。

这金丝茶是她试了许多之后选出来的最好喝的品种。

“千仞雪小姐不先品品我的茶艺?”

秦风做了一个十分绅士的请字。

“怎么,莫非是怕这茶里有毒?”

文艺美术系美女画室调皮写真图片

秦风说话间,拿起杯子,随后自己先小酌了一口。

千仞雪见此,也拿起了杯子。

品了一口这位风少泡的茶。

害自己应该不可能。

自己现在只是武魂殿少主,对方要害自己往长远了说只会承受武魂殿的怒火,相信风盟的掌舵人风少应当不会这么傻。

而往短了说,就目前下药害她完不能阻止武魂殿对风盟下手,而且自己算是这一行人之中最弱的一个,因为她现在只有一块神装。

最多等于单打独斗的菊斗罗与鬼斗罗。

在这茶水之中下毒,让她受伤,不但起不到威胁作用到时候反倒会激起供奉长老们的怒火。

然而,当她粉嫩樱唇触碰到茶水刹那,一股熟悉的味道立即刺激的她的味蕾。

“你把风哥哥怎么了?!”

茶微微甘甜,其中还带着苦涩,隐隐有些幽兰的味道。

此前自己试了什么此,压根泡不出这种味。

甚至她还请了一些常年饮茶的老师傅,也没有一个能泡出这种味道的。

唯独只有风哥哥能泡出来!

而从一开始对方的动作,单独约自己谈,以及进来刚刚泡好的茶和这茶的味道,对方一定跟风哥哥有接触过。

或者囚禁了风哥哥。

不然怎么会和风哥哥如出一辙。

“你是说秦风吗?”

秦风嘴角微微一扬,笑眯眯的看着面前的千仞雪。

“快说,你把他怎么了?若你敢伤害他半分,我千仞雪倾尽所有也要将你们整个风盟杀得片甲不留!!”

千仞雪拍桌而起,由神圣之火凝聚的神圣之剑指着面前的风少。

风哥哥,对方已经失踪了数年!

无论武魂殿如何联系,失踪未曾发现对方踪迹。

“这么暴躁的吗?”

秦风不慌不忙的喝着茶。

有三年了吧,倒是有些委屈这丫头了。

“你大可以试试我的决心!!”

千仞雪身上,八个魂环浮现。

神圣之剑怒指着秦风!

若对方真的将风哥哥囚禁,她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其救出!

“哦?你倾尽所有?我可记得千仞雪小姐连第二块魂骨都没有吸收,你如何倾尽所有?!”

秦风话音落下,目光落在了千仞雪的身上。

雪儿的话倒是让他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天使一族的神装。

要是提早暴露自己的身份,到时候雪儿吸收神装之时容易心绪絮乱。

而且三年未见,甚至跟自己私奔都可能!

要真到了这一步,那简直亏大了!

天使神装,最适合雪儿的魂骨。

薅完武魂殿的羊毛再跑,那才是一个朴实无华的商人该做的事情!

他此刻倒是想到了一个好法子,那就是让雪儿带着怒意回武魂殿苦练。

待对方吸收完大部分天使神装,自己再表明身份!

当然,此刻秦风也不知道对方究竟吸收了多少块。

所以他一直在注意千仞雪的眼眸。

很快,他舒心一笑。

这丫头美眸深处明显多出了一道慌乱之色。

就像是被说中了心思一般。

“你到底是谁?究竟是谁告诉你天使神装的事情!”

千仞雪彻底震惊了。

为什么这个青年的笑容这么诡异!

还有他怎么知道,自己只吸收了一块天使神装!

这几年,因为一些事情,她并未有时间在供奉殿苦修。

所以依旧只有那一块头部魂骨。

“我?我是风盟盟主,查这些事困难吗?我猜你一定很想见你那可怜的未婚夫吧?只可惜他现在……”

秦风的语气有些怪异。

“现在怎么了!!”

千仞雪当即凑了上来,一脸担忧的追问道。

她实在是太想知道风哥哥的消息了。

她如今做的所有一切,都是为了风哥哥未来回到武魂殿中,自己能有话语权为他说话。

“他……现在吃好喝好。”

秦风嘴角微微一笑。

笑容十分阴险。

只能再辛苦雪儿一段时间了,待天使神装吸收差不多,他就向对方坦白一切。

成为武魂殿没有感情的杀手,估计她也非常痛苦吧。

那地方根本不是人待的。

“你要是敢伤害他半分,我一定灭了你!!”

千仞雪怎么会听不出这话的意思。

对方摆明了就是在说,你男人在我的手上,今日你敢动我半个指头,你这辈子也别想见到他!

“我可不敢伤害,但别人就不一定了。”

秦风继续言道。

单凭这一点完不够激励雪儿快速吸收神装,还得来一剂推进剂!

“什么意思?!”

千仞雪盯着秦风,难道她刚刚理解错了?

其实人并不在对方手中?!

“其实我与他同族,皆是来自隐世,只不过他命不久矣。”

秦风那似是高傲的面庞之上满含玩味。

有点那种高傲兄长看不起辣鸡弟弟的味道。

戏要做足啊!!

为了天使神装,他当真是拼了!!

不过也值得,毕竟那可都是九千九百九十九万年的魂骨!

利益最大化才是最优选择。

一切为了自家丫头嘛。

“同族?!”

难怪千仞雪在这位风少的身上发现有风哥哥的影子!

“这茶艺也是他教授给我的,说什么你要是喝了这茶就一定懂,而且他还让我托话给你。”

虽然这话漏洞百出,但是秦风知道,一个正在担忧牵挂中的女人,绝对来不及多加考虑!!

“什么话?!”

千仞雪对着追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