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要怎么学?

这根本没办法学!

此刻叶宁等四人终于相信了,洛尘不是在糊弄他们,也不是在吹牛说大话。

而是洛尘示范了,他们的确学不会,也学不来!

开什么玩笑?

别说阳实巅峰的境界了,就是道一一层的境界上去,谁敢说反手随意一巴掌直接拍碎天王?

这是人干的事情?

这能够学的会?

如意老怪嘴角狠狠的抽了抽。

然后叹息一声,他没有去。

一巴掌拍碎模刻的天王,他也能够做到。

但是前提绝对不是在道一一层,而是在巨大的境界差距上,压制对方后才能够做到。

向阳处的她

但是第二梦境,要的就是同境界对战。

哪怕是提升到道一二层,也没办法正常对战,因为一旦提升境界,那么第二梦境就会崩碎,根本无法完成挑战了!

道一一层这个境界,如意老怪有那个信心战胜天王,毕竟他堪称十绝之一,战力还有经验,甚至各方综合下来,他还是有那个自信的。

但是要他在道一一层这个境界,像洛尘那样一巴掌拍碎模刻的天王,他根本做不到!

这一点自知之明的他还是有的。

所以他嘴角才会狠狠的一抽,因为他心疼那三千万吨黄金。

这等于是洛尘将之前给他的三千万吨黄金分毫不差的赢了回去。

“有谁要去学一下,试试?”叶宁回过神来忽然高声喊道。

谁去?

或者说谁敢去?

罗浩?

希璇?

还是圣主级别的庄梦子?

而四周一道道目光落在了莫秋雨身上,这让莫秋雨一下子就火了,露出怒色。

“看我干什么?”

“罗浩老师?”第一声没有反应。

“罗浩老师!”叶宁再次呼喊道。

“什么?”

“你膝盖准备好了没有?”叶宁露出一抹讥诮和冷笑。

“你!”罗浩一脸怒色。

“不服气去呀!”

“刚刚谁说的,昊天副院长怎么来的,就跟着怎么来!”

“如今昊天副院长已经做了示范了,上吧。”

“加油!”林意在一旁刻意讥讽道。

但是此刻他们激动到快要跳起来了。

这是撞上大运了啊!

简直是三生有幸!

因为他们白捡了一个如此强大的老师!

这样的人物,有没有那个资格做他们老师?

那基本上已经不用问了!

“难怪他看不上我们。”莫冬雪叹息一声。

洛尘斩杀昊子阳的时候,或许还不能够彻底证明洛尘的实力。

但是刚刚一巴掌拍碎天王的时候,已经彻底证明了一切。

这一刻,最后悔的是原本那些南院的弟子,他们那个时候选择叛出南院,去了北院。

但是看看刚刚楚南的姿态,已经没有人去怀疑刚刚楚南击败周震是嗑药了。

这能够是嗑药吗?

短短一个月,楚南虽然境界没有提升,但是实力却足以碾压道一一层的周震。

而洛尘这位副院长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不能以常理去论证的地步了。

恐怖如斯!

“有人要去试试吗?”林意再次问了一句。

罗浩欲言欲止。

但是如意老怪横了他一眼,让他立刻就闭嘴了。

毕竟这个时候要是还是不知趣,不识好歹,那么下场只会更惨!

四下无人敢上。

洛尘大袖一挥,山一样的黄金直接被收入囊中!

四千五百多吨黄金直接被全部收了进去。

也没有人敢说什么。

毕竟此刻无论任何一个院的弟子看洛尘,只有尊敬与敬畏!

这就是强者,这就是强者该有的待遇!

如意老怪看了看洛尘,最后叹息一声。

他其实也是想试探一下洛尘的实力,但是这个代价,有点大!

“罗浩老师,你看你膝盖够硬吗?”林意笑道。

“跪着吧。”远处国师的声音响起。

罗浩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而此刻之前的那些叛出南院弟子,还有东院的,西院的,北院的不少弟子几乎都是第一时间围了过来。

“昊天副院长,你看我们还有机会吗?”这些人是真的心动了,都想投靠在南院门下!

毕竟刚刚那一手,足以证明这个老师深不可测,有这样一位副院长亲自教导,那简直就是前途似锦!

在这样一位老师门下,未来绝对是名动一方的!

“我看你们没有机会了。”叶宁第一个站了出来。

打发掉那些抱着不切实际幻想的人,最后除了跪着的罗浩,就只剩下洛尘和叶宁四人了。

而洛尘看了一眼跪着的罗浩,干脆带着叶宁等人回南院去了。

刚刚回到南院,萧度蓦地一下子就跪了下去。

“求昊天副院长,教我入道!”

“萧度?”

“萧度你?”叶宁此刻都是猛地一愣。

“你要学刚刚那道?”洛尘倒是看向了萧度。

“是!”萧度眼中露出坚毅的神色。

“那道,太霸道了,一个不小心,怕是就会生死道消!”洛尘倒是直言不讳。

“昊天副院长,之前多有得罪,但是请昊天副院长教他!”叶宁也跟着跪了下来,替萧度乞求!

而林意和楚南同样也是如此。

“昊天副院长,萧度一声坎坷,奈何天命难为,天生的命格和气运只是为了成就他人!”

“还没有出生,就已经成为了他人的养料,他也并非是东方圣域的人。”

其实叶宁,楚南,萧度,林意四人都不是东方圣域的人,都是来自其他大域。

而且在他们身上,或多或少都有着自己的心酸往事。

萧度的出生就是为了某一个人的存在,成为那个人的养料,成为那个人的绿叶,去成就那个人!

后来辗转流落,萧度举家逃亡,沦落到一个村落之中。

当时赫赫有名的命师替他卜算过一卦,这是天命,难违,也难抗!

“萧某一生虽然颠沛流离,但是心中始终不甘!”

“什么天命难违,什么命运已定!”

“萧某不甘!”

“萧某这么多年来一直将这份不甘藏于心中,辗转反侧。”

“直到今日,萧某见昊天副院长所展之霸道!”

“萧某想学,他日定要让天下世人,让万物生灵看看,什么狗屁天命!”

“以霸道为路,以拳为兵!”

“杀至天命跟前,让所谓的天命明白,人力可胜天,没有谁出生就是别人的陪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