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李保家是流氓真是一点也没有冤枉他。

眼下沈华浓也没有那闲工夫和精力去管这败类欺辱别人的事,但是,此人曾经暗示威胁原主,试图占原主便宜,目前还对原主抱有不轨之心,那就关她的事了。

刘海遮住了眼帘,长睫下,沈华浓眸光冷厉。

跟李保家结仇的时候,这厮还只是个混子,可如今,因为嘴皮子利索会吹牛好吹牛,居然被公社何主任看上了,从此飞上枝头变凤凰。

先是被特选为代表,去公社做演讲“怎么在灾荒年获得大丰收”。

然后他又走狗屎运被上头看中了,在整个乡、整个市里都吹了一遍牛,最后居然吹到省里去了。

吹了半年牛逼,无赖懒汉摇身一变成了“种稻能手”,还被破格提为大队副队长,又经人介绍娶了一房媳妇结束了鳏夫生涯。

为什么说他是半文盲呢,他其实是不识字的,但是为了演讲,硬是将何胜利给他代写的那篇稿子给一字一句的背下来了,认识的字最多也就是那篇稿子了,也可能根本还不认识,就是会背诵而已。

这两年来原主嫁给了霍庭,李保家倒是没找原主的茬,不过,现在嘛,此人膨胀得太厉害了,再加上霍庭对原主的冷待,又到了他对原主生出不安分之心的时候了。

原剧情中原主虽然没有让他得逞,但也受过不少惊吓和羞辱。

李保家这会也看见了沈华浓,认出来了,眼珠子转了转,小人得志的扬了扬下巴,打着官腔问道:“咋了?”

沈华浓没理他。

超萌萝莉控蕾丝漂亮公主裙私房唯美写真

霍国安简短解释:“给开个证明。”

李保家正想追问,霍国安已经将介绍信递给了沈华浓,“去吧。”

“谢谢。”

沈华浓收好介绍信转身就走。

出门后李保家的声音从窗口传出来:

“别的公社早几年就开始安排知青了,远的不说,就是咱们附近的小康公社前几年都分来了几个知青,何书记说今年轮到咱们公社,我们队给分来六个,两个女的,四个男的,

何书记说要把知青点早点建好,人家大老远的跑过来支持咱们工作,不能让人寒心,我出去转转,看看能不能给他们找个能住的地方。”

沈华浓勾着唇角,笑得目泛寒光。

从大队办公室出来穿过村小学,就是去市区的大路,到了大路上随时都有人,要做点什么都很不方便。

为了给李保家创造机会,她特意在小学门口停了一会儿,在校门口跟提着粪桶走出来的程礼打招呼。

程礼是京城某高校的知名教授,在国外留过学,如今就住在沈克勤父子隔壁,跟徐炳荣同一屋。

原主跟程礼并不熟,沈华浓也就是纯粹的没话找话打发时间。

程礼虽然一脸懵逼,但他人特别绅士,并没有在言语中表现出不耐烦,沈华浓提天气,他就跟她谈天气,两人就这个问题尬聊了几句之后,沈华浓在看见有人过来之后就告辞走了。

她特意去小学厕所一趟,厕所后面就是一片小树林,从小树林也能绕到大路去,她往树林走了一遭,果然就被李保家给拦住了。

“哟呵,霍庭不是挺能挣钱吗,好裤子都舍不得给你买一条?这小腿都快遮不住了,再过几年怕是得光屁股了吧。”

“我看霍庭是懒得理你这个送上门的荡货,居然还拿霍庭来压老子,就是霍庭在这里,老子想怎么你,他也不会管,估计他还巴不得我赶紧捡了你这双破鞋,他好有个由头赶紧甩掉你呢!”

“上次当众骂老子,今天要你好看,等霍庭不要你了,你再回去捡粪吧,再敢跟老子做对,让你连屎都没得吃!”

老流氓原形毕露,满嘴臭不可闻,边说还猥琐的上下打量她。

沈华浓拨了拨刘海别在耳侧,冷眼瞧着,任由他越靠越近。

就在他突然伸胳膊过来的时候,她看准角度就是一脚,直接将李保家踹歪倒在地。

她发现原主的这身体还挺灵活的,力气也很够,可能是因为自幼学习跳舞的缘故,居然一点也不输她原来为了发泄苦闷学过打拳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