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滚浓烟升腾而起,就站在不远处的山河镇捕快们掩鼻咳嗽不止,待得烟雾渐渐消散,荣捕头拔刀出鞘,颇有些谨慎的注视着那道巨坑。

烟雾随风打着旋儿,碎石子沿着陡坡滑落,啪啦啦的声音很清脆。

一只手从巨坑里伸了出来,猛地扒住了坑沿。

灰头土脸的白落阴沉着脸从坑里跃出,目光扫视着山河镇一众衙役。

荣捕头等人好似被野兽紧紧盯住,站在原地动弹不得,握刀的手冒出虚汗,反复握紧,却发现竟有些无力。

白落没有在意他们,似是在寻找着什么,最终目光注视着某个方向,阴冷地说道:“你逃不掉。”

他再次搜寻了一番,直接忽视掉荣捕头等人,掠身而起,很快不见了踪影。

又过了片刻时间,荣捕头才长松了一口气,喃喃低语道:“被那双眼睛注视着的一瞬,居然有如坠冰窟的感觉,好像被一头凶狠的野兽盯上,欲择人而噬,修行者不该是这种感觉,莫非这就是鬼头坡里那所谓的怪物?”

虽然只是一个人,但那一瞬间,确实有遭遇怪物的感觉,荣捕头从未有过这种恐惧到极致的经历。

“如果离宫剑院的七先生在和这怪物战斗,那么七先生应该是赢了,但这怪物并没有死,真正的危险才刚刚开始。”

……

陈辰注视着从鬼头坡里走出来的身影,有些不能确定的问道:“先生赢了?”

田园女孩花容月貌纯真迷人

李梦舟拖拽着林展鸿,将他随意的扔在地上,说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陈辰说道:“我也不清楚,只是感受到先生的剑意,有些不愿离开,那真的是我生平仅见的强大。”

李梦舟说道:“那你的见识还真是很少。”

虽然山野间也有四境的修行者,但是陈辰也没有资格去接触,常年混迹在二境修士,偶尔碰见三境的修士感观里,李梦舟的强大的确让他叹为观止。

“我并没有赢。”李梦舟回身望着鬼头坡,说道:“那家伙很快就会杀掉鬼头坡里所有的修行者,然后变得更强。”

陈辰很想问为何如此,但他终究没有问出口,若是李梦舟能够杀死那怪物,自然不会是这种结果。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如果那怪物变得更强,我们岂不是也变得很危险?”

李梦舟点头说道:“他会追过来杀死我,而你们,他或许也会顺手解决掉。”

陈辰和他的两位好友皆是慌张不已,“李先生,那我们赶紧逃吧!”

连李梦舟都不能打赢那怪物,他们怕是连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

“逃当然是要逃的,但是我们还得等着荣捕头他们出来。”

李梦舟看向坐在地上愣神的林展鸿,轻声说道:“你现在亲眼目睹了修行者的世界,是否依旧保持着那一份向往?资质颇高的人也会面临随时死亡的结局,而像你资质极差,甚至连踏上修行路的可能性都很微小,就算能够成为修行者,也只会沦落山野,可能在你成为修行者的瞬间,就会被人杀死。”

林展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相比山野间的残酷,乖乖的做一个普通人,虽然很平凡,但至少能够活着,如果他稍微有一些修行资质,大可赌一把,得见世间精彩也不会后悔,但就算追寻修行者的道路,也不会有精彩的人生,转瞬间就会面临死亡,那追寻修行者的意义又何在呢?

他想要成为修行者,绝对不是想要去死,况且他还没有成为修行者的资格,连为之坚持的信念都找不到。

放着幸福的人生不要,去拼那一瞬间的精彩,到底值不值得?

李梦舟没有想要等待林展鸿答案的意思,荣捕头和一众捕快从鬼头坡里走了出来。

“七先生。”荣捕头朝着李梦舟见礼。

李梦舟微微点头,说道:“等到白落把鬼头坡里的修行者杀光之后,肯定会来杀我,山河镇会变得很不平静,需要荣捕头以最短的时间安排妥当,我不能保证会不会危及到山河镇的百姓。”

他不打算继续和白落单打独斗,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打不赢,为了那点面子问题危害到山河镇的百姓是很没必要的事情,但是真正的战斗一旦开始,谁也不能保证会是什么局面,山河镇的百姓必须尽可能远离战场。

他当然希望能够在鬼头坡里直接解决掉白落,但这需要萧知南出手。

而萧知南已经回到了山河镇,是真的完全没在意鬼头坡的事情。

李梦舟便只能眼睁睁看着白落掠夺那些野修的气海灵元,变得越来越强。

……

深夜的山河小镇很静谧。

凉风轻拂着,扫净暑意。

李梦舟来到了那座酒馆里。

掌柜的和伙计都已昏昏欲睡,只有萧知南独自饮酒。

陈辰和他的两位好友跟着林展鸿去了林府,而荣捕头也准备清扫出一片战场。

看似静谧的山河小镇,暗地里却逐渐热闹起来。

“你早就知道鬼头坡里有山外人?”李梦舟坐在萧知南的对面,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萧知南淡淡说道:“我只是知道那里有一个不寻常的修行者,并不知道他是山外人。”

李梦舟说道:“那你离开鬼头坡,岂不是故意在坑我?”

萧知南说道:“我询问过你了,是你同意的,想着既然你自己能解决,我又何必留在那里?”

李梦舟颇有些气恼的说道:“我完全没理解你的意思好嘛!”

萧知南说道:“那是你的问题,关我什么事情。”

确实也怪不得萧知南,只是李梦舟有些郁闷罢了,他吐出口气,说道:“那个山外人即将破入四境门槛,鬼头坡里那数以百计的野修的气海灵元足够让他破境了。”

“我和他打过一场,虽然表面上势均力敌,但他就像打不死的小强,我根本伤不了他。”

“除非我能跨过四境门槛,但显然这并非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但他却很容易能做到。鬼头坡里那些修行者根本不是对手,就算我们现在前去阻止也已经来不及,只能等着他来找我们了。”

萧知南说道:“他们被所谓的能够帮助修行者破境的灵物所诱惑,这种结局便是注定的事情,且他们相互残杀,就算没有山外人的出现,他们最终也会把自己坑死。”

“修行者想要变强无可厚非,但也要有脑子,连脑子这种东西都没有,那他们的修行修得便全都是屎。”

李梦舟没有理会萧知南口中和她气质有些不相符的秽语,认真说道:“我需要你的帮助。”

萧知南沉默了一下,说道:“只是区区没有跨过四境门槛的山外人,没资格让我出剑。就算他跨过了那道门槛,也没有资格。”

李梦舟说道:“你可以不出剑,但你需要借我一剑。”

……

穹顶雷光隐现。

漆黑的夜晚变得更为暗沉。

一场大雨似乎正在酝酿。

鬼头坡里,遍地尸体。

白落缓缓直起了腰身,骨骼咔吧作响。

有鎏金色的光芒在他的皮肤表层闪烁,那是来源于南禹佛修的金身,除了剑修的剑意和摘星修士的星辰灌体外,山外人几乎具备着世间修士的能力。

正统儒道修士的念力,南禹佛修的金身。

佛修的金身称为金刚圣体,该是除了山外人的体魄外,世间最坚固的身体,但那是一种术法,寻常时候和普通修士也没什么区别,只有真正的佛修大物才能具备无时无刻都保持着金刚圣体的状态。

山外修士能够依靠直接掠夺气海灵元来淬炼体魄,依照资质的高低,破境需要掠夺不同数量的气海灵元,资质稍差的山外修士当然便需要掠夺更为庞大的基数。

不需要观想天地灵气,也不需要刻苦修行,只需要掠夺气海灵元就能变强的确是很恐怖的一件事情,而归根结底,除了突破境界外,掠夺过来的气海灵元更多都是作用在了淬炼体魄上,强横的肉身才是山外修士的根本。

佛修的金身当然是没有办法被掠夺的,虽然是需要气海灵元催动,但金刚圣体是南禹佛修的神通术法,山外修士之所以能够在皮肤上镀一层金身,还要追溯到很久远的时代。

那是曾经有山外人掠夺了南禹佛修的本源,得到了金身的修炼法门,虽然只是残缺的一部分,但附加从其他修士掠夺过来的气海灵元淬炼自身的体魄,经过岁月的演变,也让得山外修士获得了比佛修金身更为坚固的体魄。

但实际上,山外修士体表外呈现的那层金色晶体,已经和佛修金身完全划分开来,并不是一码事。

而只有跨过四境门槛,山外修士体表外才会呈现出这种金色晶体,是达到肉身成圣前的又一重境界。

毫无疑问,白落已经跨过了那道门槛,鬼头坡里已经再也看不到第二个活物。

他眺望着山河小镇,嘴巴里发出阴恻恻地笑声,泛黄的牙齿露出来,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像是一头真正的怪物般,“等着我来吃掉你吧!”

……

夜空里雷光隐现,却迟迟不见有雨水降落。

不少山河镇的捕快在奔走,睡梦里的百姓也被惊醒,平静的山河小镇,终究变得不再平静。

李梦舟站在正对着鬼头坡方向的街道上,那里攀升起一股很强又极其混杂的气息。

荣捕头来到近前,低声说道:“七先生,您可有把握?”

李梦舟说道:“我会在山河镇里斩出一剑,能杀死他便杀了,就算杀不死,他也会变成半废之体。”

街上很空荡,只有微风徐徐清凉。

荣捕头沉吟了片刻,说道:“虽然很想助七先生一臂之力,但山河镇里恐怕没有人具备这样的资格,那么多修行者都被杀死,那怪物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李梦舟说道:“他们所针对的目标都是修行者,虽然不能保证会不会对普通人下杀手,但他们心底变强的欲望很强,应该不会把时间浪费在普通人身上,所以荣捕头也不需要过分担忧。”

荣捕头说道:“那我便静候七先生打赢这一场。”

李梦舟微微颔首,他其实也没有绝对的信心,尤其是在于白落成功跨过了四境门槛,但他也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只等着白落出现在他的面前。

此时在林府里面,陈辰也在观望着,他没有前去帮忙,因为他很清楚,就算去了也没有意义,而且他也不敢。

鬼头坡里数以百计的修行者全部死绝了,其中不乏三境的修行者,陈辰在白落面前,就犹如蝼蚁一般的存在,能够活着就很好,谁愿意主动去送死呢。

林大福从林展鸿的房间里走出来,他轻微叹了口气,看见陈辰时,他很是尊敬的见礼,说道:“这位上仙,犬子真的没有成为修行者的可能性?”

陈辰也大概了解林展鸿是怎么回事,但他的修为有限,也根本没有办法看透一个人的修行资质,但李梦舟和萧知南已经说得很清楚,他仅是犹豫了一下,便说道:“我的资质也有限,在修行道路上摸爬滚打,很可能一生都跨不进三境门槛,随时还要面临着失去生命的危险。”

“我不敢说林公子没办法成为修行者,但资质是很关键的,就算林公子能够观想到天地灵气,可能也得不到道天认可,受不得天照洗礼,便入不了远游,也就成不了真正的修行者,若不能拜入修行山门,混迹山野打生打死,倒不如安心做个富家子。”

其实陈辰心里也有些疲惫,因为是修行者,他看起来年轻一些,最多三十岁的样子,但其实他很快就要奔四了,山野修士没办法像山门修士那样,通过修习神通不断变强,他们没有那个资源,就算有资质跨入更高的境界,也或许一生都找不到那个机会。

说不定在某一个时刻就会被人杀死。

林展鸿向往着修行世界,但陈辰也有些想念作为普通人的时候。

他觉得山河小镇是一个很不错的地方,如果能够在这里定居,远离山野,似乎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

萧知南站在一处屋檐上,抱剑注视着那街道尽头缓缓行来的身影。

她的眸光沉静,清澈,没有任何杂质。

白落站到了李梦舟的面前,他咧嘴笑着。

“早就听闻你们剑修很孤傲,果真如此,居然眼睁睁看着我把鬼头坡里的那些修行者掠夺干净,你现在感到后悔了么?”

李梦舟轻笑一声,说道:“你有点想多了,剑修很孤傲不假,但也不会眼睁睁看着对手变强,让自己处于被动,我不想解释,想来你也弄不明白,就这么得意着吧。”

他哪是刻意眼睁睁看着白落去掠夺鬼头坡里的那些野修,而是他没有办法去阻止,这是很没面子的事情,但白落显然也想不到这一点。

寂静的山河小镇里,微风轻拂着。

李梦舟神情平静的望着白落,说道:“其实我很好奇的是,山外人除了掠夺别的修士的气海灵元,还会什么?”

白落皱眉说道:“只需要掠夺气海灵元就能填饱肚子,就能不断变强,变强就是最重要的事情,何必把时间浪费在其他事情上。”

李梦舟摇头说道:“山外修士有着坚不可摧的体魄,又能掠夺其他修士的气海灵元,这确实是很麻烦的事情,就算是山外修士也有念力,也可以修习神通,但貌似山外修士除了不断掠夺,便没有真正擅长的东西,你们的攻击手段也很单一。”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抛开坚不可摧的体魄和掠夺气海之法,山外修士唯一的战斗手段便是气场的压制,要不然就是近身肉搏,但正是因为简单,反而彰显了山外修士的强大。

大道至简,越是复杂的东西,越是麻烦。

山外修士手段单一,可他们足够强大,任你如何施为,我自岿然不动。

这对于山外修士而言,显然并不是什么糟糕的事情。

但是李梦舟想要找到山外修士的弱点,世间不可能有完美无缺的存在。

当然,山外修士本身也并不完美。

他们前期的暴戾,压制不住的欲望,而且无法认清对手是强是弱,很容易走向绝路。

可是跨过四境门槛的山外修士便能够有选择的避开强者,专挑软柿子掠夺,懂得猥琐发育,渐渐就开始趋近完美。

但四境以上的山外修士不可能没有弱点,除了他们的智商还有些欠缺之外,定然还有命门所在,只是李梦舟暂时没有发现。

甚至没有人发现山外修士的命门所在。

因为弱小的修行者碰见山外修士就只有死路一条,而强大的修行者,同样可以随意轰杀弱小的山外修士,在同境里面山外修士又是无敌的,从而导致山外修士的命门一直都没有暴露出来,这也是一件很奇特的事情。

白落并不想跟李梦舟多说废话,他手里握着一把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刀,估计是直接从鬼头坡里那些野修的尸体旁边捡来的,此刻大踏步朝着李梦舟走了过去,口中说道:“之前,你真的把我打得很痛,现在,我要撕碎了你!”

来自穹顶的雷光又在闪烁,一道闪电突然落下,在山河小镇的上空炸响,那宛如电蛇般的痕迹十分清晰,似乎停滞了数息,能够让所有人都能看到,但在真正想要看清时,它已然消失不见,好似从未出现过。

天地灵气在朝着山河小镇汇聚。

站在屋檐上的萧知南皱眉观察着。

山河小镇的天地灵气很奇特,散而不聚,但现在,这种问题似乎已经消失不见。

显然,导致这种情况发生的,就是白落。

也就是说,山河小镇里散而不聚的天地灵气是在白落来到这里后才出现的。

而现在,白落跨过了四境门槛,让得天地间的灵气重新受到牵引,凝聚起来。

萧知南很困惑,在此之前,白落只是区区一个三境的山外人,何以能够让得整座山河小镇里的灵气散而不聚?

那是除了五境大修士外,只有阵术师才能做到的事情。

萧知南没有关注街道上即将开始的战斗,她朝着山河小镇某个方向掠去。

……

……

都城,离宫剑院。

月色下,一老一少,一坐一站,他们的身影被映照在湖面上,微微荡起涟漪,身影扭曲如蛇。

宁浩然很认真地看着那里,轻声说道:“山河镇里有些奇怪。”

薛忘忧躺在竹椅上,眯缝着眼睛,嘴巴里哼哼唧唧。

宁浩然看不真切,他很困惑的说道:“小师弟遇到的那名山外人也很奇怪,明明只是刚刚跨过四境,为何他的表现跟诸葛旦没什么区别?”

薛忘忧含糊不清的咕哝道:“山外人的路数虽然能够让得资质很差的修行者再度往前踏出一大步,甚至不断掠夺修行者的气海灵元,也能不断突破境界。”

“但也并非没有资质一说,原本资质就很差的修行者,就算归入山外,但受到资质的限制,他们需要掠夺数量庞大的气海灵元,可能终其一生也达不到继续破境的标准。”

“但毫无疑问的是,不论资质有多差,他们都能跨过四境的门槛,可想要继续往前走,同样会变得很困难,更别谈能够跨过五境的山外人了。”

“山河镇里的那名山外人之所以有些特殊,肯定也在于他的资质很高,如果继续成长下去,跨入五境门槛也是迟早的事情。”

宁浩然有些意外的睁大眼睛,说道:“如此说来,小师弟是遇到了山外世界的天才?”

薛忘忧说道:“就算不是山外人,以那小子的资质也足够跨过四境,但没有现在这么快罢了,你小师弟刚出门便遇到这样一个对手,倒是真的运气极好。”

宁浩然颇有些担忧的说道:“就算小师弟朝萧姑娘借剑,但双方修为差距过大的情况下,想要打赢那名山外人也绝非那么容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