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师丝桐出面和花逸客栈的管事说了之后,就拿到了洒迭院子的禁制令牌,然后就带着琴瑟色和那名侍从进了小院;

基本和流墨墨他们当时一般的惊叹反应,不过惊叹之后也就淡定了;

不说师丝桐,琴瑟色更感兴趣的是各种乐器和仙乐相关的一切,虽然惊叹于这个出租的院子弄的这般奢侈,但是惊叹后也没有其他的想法。

侍从乖觉去把兽车安置好,师丝桐和琴瑟色进了宫殿,也看到了流墨墨他们一行人在这儿休息过的痕迹。

“晚上他们就回来了。”见琴瑟色看向窗外天色,师丝桐坐到一旁矮榻上说道;

“我知道,只是看看而已。”琴瑟色回道,安置好兽车的侍从进来了,恭敬的走到近前表示要服侍他们喝酒亦或饮茶,对此琴瑟色直接表示了不需要,师丝桐没吭声,不过淡淡的看着那侍从,那侍从就立即会意,飞快了退了出去,直接去了宫殿旁附属的侧殿。

琴瑟色和师丝桐赶了这么多天的路,现在只神色放松的休息了起来,等着流墨墨他们回来;

而在天黑之后又过了两个时辰,流墨墨他们一行才回到了小院,因为花逸客栈的管事之前说过,所以流墨墨他们在进了宫殿看到琴瑟色和师丝桐后只淡定的打招呼;

“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还在精修呢。”流墨墨笑眯眯的坐到琴瑟色身旁说道,然后也发现了她实力的进展;

“~!你这是,快金仙了?!”流墨墨惊异出声,琴瑟色点点头,不过看着流墨墨神色却是古怪;

“你怎么,还是一品啊??”

“,别提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遇到瓶颈了,晋升不上去。”而提到这个流墨墨就烦,她和雪如楼的境界莫名其妙的卡在了一品天仙这儿,在东青城都一个月了也没有任何进展,偏偏和洒迭闹翻了,不好得去问,就这么拖了一个月。

知性美女小尤

“师丝桐,你能看出我们的问题是怎么回事吗??”而说到这个,流墨墨也猛然想起什么的扭头看向一旁的身体问道;

“吾且一观。”师丝桐说道,雪如楼就闪身到了他面前坐下;

“先帮我看看吧。”雪如楼说道,师丝桐微顿,流墨墨露出无奈之色,而早已明白的琴瑟色只露出促狭之色。

师丝桐看了流墨墨和琴瑟色一眼,见她们并无异议,只垂眸伸手,凌空一点;

一点波光直接没入雪如楼体内,雪如楼神色严肃的观察着自己的情况,而好一会儿后,那点波光被师丝桐收了回去,然后三只血妖姬还有在一旁休息瞬间安静围观的宠物们也好奇的看了过来;

“没事,他们都是我的宠物。”不过师丝桐并没有立即说明,反而看向一旁围观的众人,意思很明显,流墨墨见状只飞快说道,说话间只瞥了易红仙人一眼,并没有说就他不是宠物的事儿。

“汝等是下界飞升而来的,自身力量太强,接引池退化,洗涤不彻底,虽已成仙,然仙力根源并不纯粹,虽然强大,但却成汝二人之桎梏。”

师丝桐的话让流墨墨和雪如楼都是惊讶,竟然是接引池的原因~!

琴瑟色知道内情后也是讶然,不过其他人却是相当震惊,包括知道他们是从修真界找到仙界的陌路离殇;

下界飞升这种事从万年前,不就没了吗?!

对于众人的震惊,流墨墨他们那是相当淡定,毕竟虽然说是没了,但是接引池那里并没有荒芜,明显仙界大众知道的没了,实际上只是单方面以为,并没有确定双方面都断了的。

不然,当初流墨墨和雪如楼摸进了仙界,也就不会被接引池接引了。

而对于这个问题,他们自己心里知道就行,对于宠物们的震惊,他们都没有给宠物们释疑的意思。

“那我们要怎么办?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流墨墨皱眉问道,她并没有去给师丝桐检查,毕竟她和雪如楼的经历情况都是一样,并没有必要检查。

“需继续洗涤。”师丝桐说道,流墨墨他们闻言不由拧眉;

继续洗涤??且不说当初他们被接引去的那个接引池已经趋于干涸,他们当时走的时候,可是抱着不会再回去,直接把接引池整个儿掏了打包带走的~!

这特喵的去哪儿洗涤去?!

流墨墨黑着脸把情况说明了一下,让师丝桐都有些愕然;

“整个接引池被汝等一起炼化了?!而汝等竟然还没能洗涤彻底?!”

师丝桐愕然,流墨墨和雪如楼不约而同的拉下脸来;

那种荒芜了万年的接引池,他们吞噬了,也没有多惊人的好处啊

“不过,万年荒芜,失效也有可能。”不过,还没等血妖姬们想怎么解释,师丝桐就垂眸默默说道,让血妖姬们顿时不吭声了;

嗯,这种能自然而然给他们找好理由,让他们都不用自己解释

就帮他们薅平了那些他们不便解释的事情

“嗯嗯,所以,我们现在要怎么解决?”流墨墨相当愉快的看向师丝桐又问;

“汝等当初,取走的是南蟾部洲的接引池?”师丝桐忽然抬眸看向他们,流墨墨眨巴下眼睛点了点头;

“没错。”

“东胜神州的接引池还可用。”师丝桐说道,流墨墨他们却是一怔;

等等,师丝桐这话的意思是,他要帮他们把东胜神州的接引池给霍霍了?!

三人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师丝桐,即使觉得自己已经了解一些师丝桐的琴瑟色也是一样的反应,这真心让人感觉惊奇啊~!

“时间不够,只能选择东胜神州的接引池。”大约是三只血妖姬那惊奇的神色太明显,师丝桐顿了顿又说明了一句;

“可是,接引池我们现在还进得去吗?”雪如楼拧眉说道,他可没忘记,当初在南蟾部洲的接引池的范围内,可是有着非常多想离开却离不开的存在。

“可,吾能送汝等进去。”师丝桐说道,三人微顿,却也觉正常;

毕竟,当初流墨墨和雪如楼被凝古空蟾随即传送出去,直接就从东胜神州传送到了南蟾部洲,然后又被接引进了接引池区域,两个大洲的分割距离,师丝桐都能为了寻找琴瑟色而附带把他们俩带回东胜神州,现在只是在一个大洲内找了一个并不算是秘密的地方,那自然不是什么大问题。

“那行,趁着还有时间,咱们立马就去吧~!”在师丝桐表明可以后,血妖姬们也是欣然,流墨墨更是跃跃欲试的说道;

“明日,今夜休息。”不过师丝桐却是摇头拒绝了流墨墨的催促,流墨墨一顿,然后反应过来师丝桐和琴瑟色也是赶路才到这儿,也就没有再提,只相当愉快的点头;

“那行吧,今夜都好好休息,其他事儿明日路上再细谈。”流墨墨小手一挥,师丝桐当先起身,直接朝一边的偏殿走去,而琴瑟色则拉着流墨墨走向另一边的偏殿,让雪如楼不由黑脸,然后还是快步跟上;

至于其他人,他们在大殿中也住了一个月了,熟练的勾勾手指把那些屏风矮榻装饰物调整位置,隔出来了一个个单独的隔间,然后就进去休息了。

偏殿内,流墨墨和琴瑟色坐在桌前交流,雪如楼默默给流墨墨递上了一碟精心烘焙过的仙葵花籽和一杯清新翠绿的仙茶,看的琴瑟色一呆,然后只翻了个白眼,自己拿过茶壶和茶杯给自己倒茶;

“对了,你们是怎么找到东青城的?”流墨墨相当顺手的嗑起了瓜子,琴瑟色看了看那碟瓜子和在流墨墨身旁不善看着自己的雪如楼,无语之余也没有去吃那瓜子,喝了一口茶,然后回道;

“我们之前直接去了陌蕴城,陌星子说的。”

“也是,”流墨墨点点头,也只会是这样;

“不过话说回来,明日去东胜神州的接引池,你和我们一起进去么?”流墨墨皱眉问道,琴瑟色一愣,明显不太明白流墨墨这话的意思;

“什么意思?你不想我一起去?”琴瑟色不解问道,流墨墨点了点头;

“没错,接引池内规则不同,当年我和如楼被强制接引进了南蟾部洲的那个接引池,里面可是有非常多的人~!他们都是无法离开接引池区域的。”流墨墨郑重说道,琴瑟色却是依旧不解;

“无法离开??那你们当年不是,我的意思是,师丝桐既然能带我们进去,自然也能带我们出来,你是在担心什么??”

“不是这个问题,我的意思是,接引地因为规则特殊,里面的生命出不来,外面的也基本进不去,而且接引地万年来基本荒废,我和如楼去,是为了解决不能晋级的问题;”

“可是你根本没必要和我们去啊,那里又没有什么对你有用的,你还不如留在东青城,去那些比斗场玩玩,我们在这儿一个月,也遇到不少仙乐师~!”

流墨墨认真说道,琴瑟色闻言也不得不承认流墨墨说的有道理;

“而且其他人我也不打算带,易红仙人是肯定会跟着如楼,但是其他人,我想让他们跟着我在天才大会走下去,他们的实力就必须提升,起码不能连初选都过不去。”

流墨墨微微沉眸说道,琴瑟色明白她的意图;

若是说以前,有血妖姬之力在,血焰吞噬更是仿若无敌,流墨墨他们虽然一直是一品天仙,但也没怎么在意过;

但是,不知什么时候,流墨墨真的把参加天才大会,想去仙魔战场放在了心里,或许是从发现朱颜这个穿越又重生的存在说出的那些未来开始的吧

“明白了,我会盯着他们的。”琴瑟色郑重说道,流墨墨点点头,然后扯了扯嘴角;

“你也不用太管他们,你自己的战力提升才是重点,别忘了,仙界可是你的主场,我们都还等着你走到仙界的最高处,斩断羁绊后一起去找我们其他的魂魄呢~!

”流墨墨笑道,琴瑟色也微笑,不过心底却是有些莫名的感觉;

她当然也想,也知道那是目前的目标,但是她需要的还不止是那些,还有她明显和其他几魂并不一样的‘失忆’的问题需要解决。

不过,远的不说,明天的事情她们倒是已经商议好了,对此,雪如楼只表示他听流墨墨的,不管其他,让琴瑟色一边被狗粮砸满脸,一边翻着白眼去一边,开启了隔音禁制后直接休息去了。

而等到了第二天早上,众人在大殿汇合,流墨墨说出了她的决定,宠物们虽然表示想跟着去,但是在流墨墨凉凉的看着他们,告诉他们若是等自己回来实力还是老样子,那她就不客气了。

对此,宠物们都萎了,得,还是尽快提升自己吧~!

而得知琴瑟色也不去,师丝桐是赞许的,他昨晚其实也不想琴瑟色去的,毕竟接引地对于已经成仙的仙人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价值。

是以,在他们一行人离开花逸客栈之后,师丝桐带着流墨墨和雪如楼坐着一亮兽车往城外而去,而其他人则直奔城内,继续去比斗场了。

“行了,你回去东青城吧,我想你应该能联系到阿离吧。”而在远离东青城,也没有靠近到其他城池周边的时候,雪如楼就叫停了兽车,在三人下车之后,雪如楼只吩咐那侍从道;

“是,三位大人慢走。”那侍从虽然和另一名侍从一直在独立的小侧殿中,并不知道流墨墨他们具体是要是去干嘛,但是也隐约能猜到他们离开是有要事,故而闻言只恭敬而诚恳的行礼说道;

“回吧。”雪如楼摆摆手,那侍从点点头,坐回车辕上就往原路返回;

直到看不到那辆兽车,又用神识扫描了周围,确定没有人影后,师丝桐这才收回目光看向两人,两人会意,下一刻,师丝桐就带着他们直接进入了乐土中。

“老规矩,汝等且去。”师丝桐带着两人直接去到了一处凌空平台上,看着平台外那虚无的仙气云海,又回头看了一眼平台上那眼熟的两个乐器,流墨墨和琴瑟色都黑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