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蕴去了上课的大教室。

距离正式上课还有十来分钟的时间,教室里还有很多空位,连带的,已经在教室里的人也显得比较散漫。

楚蕴一进门,立即就引来一大波异样的目光。

以前原主也曾经来旁听过,很多人其实是认识秦悠然的。

但是因着原主的过去曝光,现在大家看她的眼神都透着一股子奇奇怪怪的意思。

特别是,研究物理的基本都是男人。

那眼神就更意味深长了。

少有的几个女生则是像终于找到别人身上可以攻击的点一点。

迫不及待的就开口了。

“啧啧,听说这是今天刚转过来的原播音系系花。怎么,播音系混不下去了就转来物理系了吗?”

“安安,你这话说的就不对,播音系混不下去,在咱们物理系就混得下去吗?”

“物理这种费脑子的,不比播音那种靠长相和嗓子的难多了吗?”

黑夜里眼神迷茫叫人无奈

其实具体因为什么大家心照不宣。

估摸着因为她之前的事情,被曝光出来。

播音系说的好听只看嗓子,其实以后毕业工作的话,也算娱乐圈了。

背着这么大一坨黑料,混的下去才怪了。

楚蕴淡淡的睨了那几个女生一眼。

这种酸话,不是那么想搭理。

有时候装逼装多了,也累。

有人暗暗呸了一声。

“不就是仗着自己有两分姿色吗,这么不把人放在眼里。”

楚蕴挑眉。

难得自己好脾气一回,倒是被人说成不把人放在眼里了。

冷冷一笑。

这么想被怼,那就成全你们了。

“物理系的确靠脑子,不过我记得我就算是偶尔听课,考试成绩也比你们不少人好很多吧。”

“你们有功夫担心我考不好,还不如先担心担心自己,别到时候被人说成姿色没有,脑子也没有的蠢货。”

这话立即惹了众怒。

在场的女生有那个能比秦悠然好看?

个个都觉得自己被针对了。

“秦悠然,你以为不过两次运气好,就真的比我们强了吗?”

楚蕴淡淡的道,“不是,我本来就比你们强,恕我直言,在坐的都是辣鸡。”

粉鸭子,“……”

这熟悉的地图炮模式。

不出所料,不仅几个妹子怒了,就连原来看热闹的男生们也怒了。

姚程程跟着教授站在门口的时候,听到的就是楚蕴这声响亮的宣言。

教授脸色不好的走进来。

随手指了一个位置给姚程程,“你坐那。”

姚程程看看教授,再看看楚蕴。

原来小姐姐和她一个系的啊,可惜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

咬着嘴唇哦了一声,坐到教授指定的位置上,眼巴巴的盯着楚蕴。

“秦悠然是吧?听说你是今天才转过来的。”教授开口。

刚才在门口的时候,系里的老头子就激动的拉着他专门说了这事。

因为自己过来的时候带着恩师的女儿,话只说了一半。

不过估摸这也是说这位的名声问题。

他也看了那帖子,幼年时期的遭遇,倒也不是她本人的错。

不过一过来就把课堂氛围搞成这个样子,就不能忍了。

“既然都已经转过来了,不管跟得上跟不上,都应该好好学习,态度是最重要的。首先声明,我的课,不允许缺勤,更不许扰乱课堂。”

大学里大部分授课老师其实已经不怎么管学生,只要不闹哄哄的,太过影响上课氛围都不怎么管。

但是这位可是有名的研究者,学校请他来当客座教授,都废了九牛二虎之力。

他对课堂要求严格,自然没人敢说什么。

楚蕴哦了一声,“我没有要扰乱啊,是她们非要说我脏了,在播音系混不下去,才来物理系的。”

教授,“……”如果真是这样,对方生气好像也情有可原。

众人,“……”

“你乱讲。”

“你血口喷人。”

楚蕴冷笑。

他们嘴上是没说出来,但是心里谁不是这么想的?

“你们就是说了。”

“你拿出证据来。”

“你们拿出你们没说的证据呗。”

教授,“……”

头疼。

楚蕴还在继续。

“本来就是一群辣鸡,自己脑子不行学习不努力还嫉妒别人长得比你们好看。”

众人,“……”

身为盐城大学的天之骄子,怎么受得了这个鸟气。

“教授,我们申请和秦悠然比试,我就不信她真有什么本事。”

教授一脸无语。

把他的课堂当做什么了?

楚蕴却像是来了兴致。

“先说好,输了怎么办?”

几个男生霍的站起来。

这女人不会真以为他们不如她吧。

“输了我们学三生狗叫。”

楚蕴淡淡一笑,“不用了,狗叫多侮辱人。”

“叫我一声爸爸就行了。”

“…….”

特么的,叫爸爸就不侮辱人了?

简直气死个人,“那你要是输了呢?”

“我不会输。”瑰丽的红唇淡淡的吐出几个字。

无端的让整个教室都沉寂了一秒。

随即就有人嗤笑出声。

“你吹什么牛呢。”

心里却嘀咕,刚才差点就被这女人的气势震到了。

真他娘的邪门。

楚蕴笑着看了这群人一眼,转头对教授道。

“教授,占用您的课堂时间比试一场,您没意见吧。”

教授,“……”

特么的,你们不是都已经决定了吗?问不问他的意见好像没什么差别吧。

不过很久没想过学生这么有血性了,比一场或许也是好事。

说不定还真能提起大家的学习激情呢。

整个物理系的人都磨刀嚯嚯的看着楚蕴,誓要给她点教训。

一个播音系半路转过来的人,居然敢对他们这些精英大放厥词。

此时的系办公室门口。

头发都白了一半的系主任系主任握着电话,一脸激动的对那头的人道。

“孟老他老人家什么时候到?”

“好嘞好嘞,您放心,这绝对是个天才,考核的时候,我不仅用了大三大四的知识点,甚至一些咱们自己在研究的课题给她,都给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思路。”

“她一定不会让孟老您失望,我敢说,除了她,绝对没有第二个人会让孟老更满意。”

“哦哦哦。孟老到门口了?好好好,我这就亲自来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