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李玄都和玉清宁从偏厅出来的时候,其余四人已经在正厅分而落座,周淑宁和沈长生同坐一边,秦素和陆雁冰同坐一边,泾渭分明,透出一股淡淡的尴尬意味。

李玄都察觉到了不对,不过没有挑明,而是问道:“秦部堂和楚先生呢?”

秦素回答道:“如今青阳教大势已去,三叔和楚先生准备收复齐州全境,而且百废待兴,千头万绪,所以他们两人此时并不在总督行辕。”

李玄都点了点头,又转头望向玉清宁:“萧家那边的事情?”

玉清宁轻声道:“我在昨天与那位萧先生见过一面,他也识趣,愿意配合我们,此事我已经交由流云使和烟雨使处置。”

李玄都道:“既然如此,那就不再叨扰秦部堂的总督府了,毕竟是一地枢机,正好我师兄在琅琊府城外不远处有一座别院,还算雅致,不如我们先去那里,如何?”

玉清宁道:“我没有意见。”

李玄都还是望向周淑宁和沈长生,微笑道:“那周女侠和沈少侠的意思呢?”

两小自是点头同意。

李玄都笑道:“那好,我们走罢。”

一行几人刚到总督府,便离总督府,出总督府大门的时候,李玄都眼神示意陆雁冰在头前带路,陆雁冰自然也知道二师兄别院的位置,答应下来之后,不断对李玄都挤眉弄眼,视线在秦素与周淑宁两边左右摇摆。李玄都心中有数,稍稍落后几步,与秦素并肩而行,收束音线问道:“我看你和淑宁的神色都不大痛快,可是出了什么事?”

秦素犹豫了一下,说道:“淑宁似乎不太喜欢我,我想送她件见面礼,可……”

纯情迷人芭蕉叶美女图片

秦素无奈一笑:“可她都拒绝了,冰雁便有些生气,你莫要怪她。”

李玄都柔声道:“冰雁护着你这个好朋友,我自然没有怪她的道理,至于淑宁那边,兴许有什么误会,我会亲自与她谈一谈,你也不要太往心里去,好不好?”

秦素冲他一笑:“当然好,我怎么会跟一个孩子置气,只是怕你为难。”

李玄都笑道:“这有什么为难。小孩子嘛,阴也快,晴也快,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说通就好了。”

从总督府出来之后,不远处便是太平客栈,相较于那座位于繁华处的大号太平客栈,这座小号的太平客栈难免有些不起眼,正当李玄都一行人要从客栈外经过的时候,忽听“咔嚓”一声大响,客栈二楼上的窗破栏毁,掉下一个人来,那人本想在半空中翻个筋斗从而潇洒落地,可惜二楼与街面的距离实在太短,不等他一个筋斗翻完,后背已然触地,整个人仰面朝天地摔在街上,激起一层扬尘,十分狼狈。

只听楼上一个豪迈嗓音大笑道:“贾老鬼,你这手段也稀松平常,还是赶紧辞去长老之位,早些归隐江湖,说不定还能留下几分脸面。”

摔在街上的那人狼狈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面色通红,仰首向楼上大叫道:“姓胡的,不要以为你跻身归真境便能为所欲为,有本事再来比过!”

楼上之人笑道:“再来比过就再来比过,今日非要你输得心服口服不可!”

李玄都心头一动,轻声说道:“这嗓音似乎有些耳熟。”

陆雁冰白眼道:“可不耳熟吗,这样的大嗓门,除了你那位好朋友还能有谁?”

被称作“贾老鬼”的那人忽然听到李玄都一行人说话的声音,转头望来,却见这一行人中,除了一大一小两个男子之外,其余无论大小都是美貌女子,当他见到玉清宁眼上的黑纱和随身携带的纸伞时,好似白日见鬼一般,面色骤然变得惨白,失声道:“你、你是……”

话音未落,他蓦地转身,“噌”地一下又蹿上楼去,叫嚷道:“祸事了,祸事了,玄女宗的婆娘来了……”

只听楼上之人重重“哦”了一声。

李玄都淡笑道:“走,我们也上去瞧瞧,应该还是故人。”

其余几人应了一声,玉清宁携着周淑宁,李玄都抓住沈长生,一起跃入二楼。

只见此时的二楼中已经没有客人,许多桌椅更是被打翻在地,唯有在最中间的位置剩下一张方桌,桌上放了两个酒坛和一只海碗,迎面坐了一个大汉,满面虬髯,一身布衣,在桌上还放了一柄宝刀,不是胡良是谁?

胡良望向李玄都一行人,先是一惊,继而一喜:“老李!还有淑宁。这位是你师妹,在‘天乐桃源’曾经见过。这位是玉仙子,也是久仰大名的。这个少年,我却不认识,还有这位……”

他望向秦素,迟疑了一下。

秦素上前一步,抱拳道:“胡师兄,多年未见,近来安好?”

胡良猛地一个激灵,终于想起眼前之人到底谁了,咧嘴笑道:“秦师妹,都说女大十八变,许多年没见,倒是有些认不出来了,师父他老人家最近可好?”

秦素点头道:“一切都好。”

胡良起身让众人围桌坐下,又道:“这姓贾的老鬼想来夺我的宝刀,可这刀却并非我原有之物,而是一位朋友相赠,当年西北夺刀一战,江湖轰动,正是这位朋友出手,才能击败前来夺刀的‘血刀’宁忆,成功拿到此刀。今日我这位朋友到了,你想要夺刀,可要问过他才行。”

贾姓之人是个青白面庞的老者,一身青衣,此时听到胡良此言,立时将目光转向李玄都,惊疑不定道:“你、你是紫府剑仙?”

若是随便来一人说自己是紫府剑仙,他当然不信,可先前那名目盲女子分明就是玄女宗的玉清宁,能与玉清宁同行之人说自己是紫府剑仙,那就让人不得不信了。

接着他又想起一事,刚才胡良曾经称呼那名佩刀女子为秦师妹,而最近江湖上闹得沸沸扬扬的不正是紫府剑仙与秦大小姐的事情?难不成自己竟是这般点背,一口气遇到了紫府剑仙、玉清宁、秦大小姐三人?

李玄都倒也不故意隐瞒自己身份,道:“不才李玄都,还未请教阁下尊姓大名。”

贾姓老者见李玄都言语有礼,也不敢无礼,抱拳道:“在下贾文道,见过李先生。”

李玄都一时想不起此人在江湖中是个什么角色,好在秦素对于邪道中人知之甚多,轻声道:“此人是无道宗十长老之一。”

李玄都终于有了印象。无道宗的十长老的地位类似于清微宗的三十六堂堂主,不过又比不上几位先生和上三堂、天剑堂等大堂口,远逊于二尊者和四王,与无道宗十二堂主属于平级。

李玄都正要说话,陆雁冰蓦地扬声道:“是谁?给我出来!”

话音落下,就听窗外轻哼一声,两扇窗户自行大开,竟是有一人以双脚勾住屋檐倒挂于窗外,此时被陆雁冰一声叫破,只好身形一个悠荡,飞入楼内。

李玄都半点也不惊讶,只是问道:“阁下又是什么来路?”

这次不待秦素开口解释,来人已经主动说道:“在下无道宗毕方堂堂主郑一经。”

清微宗三十六堂是以三十六天罡为名,无道宗十二堂则是以十二宗远古神兽为名,分别是:青龙堂、白虎堂、朱雀堂、玄武堂、麒麟堂、梼杌堂、毕方堂、貔貅堂、饕餮堂、腾蛇堂、重明堂、白泽堂。十二堂各有职司,却又不如清微宗那般分工细致明确。

郑一经手中握着一柄短剑,抱拳道:“听闻紫府剑仙重归少玄榜榜首,实在可喜可贺。”

然后他又环视众人一眼:“紫府剑仙、玉仙子、秦大小姐,还有清微宗的五先生,少玄榜不过十人,今天便到了四人,真是好大的阵仗。”